非凡娱乐 · 2022年6月3日 0

揭秘台湾足球的坎坷中超路_网易零度角第636期_网易体育

  虽然近年来的各项足球赛事中,我们很少能看到中国台湾足球队的身影,但在上世纪,中国台湾地区的男女足代表队都曾在亚洲地区红极一时、称霸一方……

  依靠“港华”教练和运动员,中国台湾男足在上世纪中叶称霸亚洲足坛。图为1958年夺得亚运会男足冠军后,队员与蒋介石合影。

  1975年成立后的二十余年,中国台湾木兰女足在亚洲属于一流强队。图为1987年,木兰女足队员在赛后和球迷一同庆祝胜利。

  中国台湾地区很早就曾派队参加亚洲赛事。在1954年和1958年,中国台湾代表队连续两次在亚运会上获得男足冠军,那支男足由“亚洲球王”李惠堂担任主教练,有莫振华、姚卓然等当时的亚洲一流球员组成,队员基本都来自香港,在台湾岛内他们被称为“港华”。在1968年第四届亚洲杯决赛中,为加强岛内人对足球代表队的身份认同,陈光熊、陈泰等7名土身土长的中国台湾人加入男足代表队,这次比赛,他们最终获得第四名。

  男足的辉煌带动了女足的兴起。中国台湾木兰女子足球队成立于1975年1月,成立不久,便在1977、1979、1981年三夺女足亚洲杯冠军,并因此得以将冠军奖杯永久保留在台湾岛内。之后一段时间,因台湾地方足协退出亚足联加盟大洋洲足联,木兰女足转战大洋洲,在1986年和1989年两次夺得大洋洲女足锦标赛冠军。在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上,木兰女足获得第4名。而在1991年女足世界杯上,她们更是历史性地挺进八强。

  但进入2000年后,由于台湾当局不再为木兰女足队员提供退役后保送上大学或安排工作的特殊优待,越来越少的女孩选择从事足球运动,木兰女足的成绩随之一落千丈,在参加的多数赛事中,她们常在首轮或次轮资格赛中便遭淘汰。

  而中国台湾男足竞技水平的下滑,则来得更早。进入上世纪70年代,由于政治因素,“港华”球员不能再代表中国台湾出赛,之后的国际赛事,中国台湾男足都是以岛内本土球员组成,和“港华”球员相比,这些岛内的本土球员因长期缺少大赛历练,竞技水平和“港华”球员相去甚远,这支男足代表队再没在亚洲和世界赛场上取得任何成绩。1977年至今,中国台湾男足参加了48场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战绩为4胜44负,2007年南非世界杯亚洲区资格赛中,他们对阵乌兹别克斯坦,0:9,0:2,中国台湾男足两回合一球未进,净负11球,惨淡出局。而2014巴西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的资格赛中,虽然台北田径场历史性地涌入1万5千名观众,但中国台湾男足仍然被马来西亚队淘汰。[详细]

  长期缺少职业联赛,被岛内备受欢迎棒球和篮球严重挤压生存空间,偶尔举办的大型足球赛事状况连连,如今的台湾省,被誉为足球沙漠,毫不过分……

  由于缺少台湾当局的支持,烜赫一时的木兰女足如今很难进入大型赛事的复赛阶段。图为台湾省内的女足队与高中队训练比赛。

  城市联赛是台湾省目前最高级别的足球赛事,但至今只有7支业余球队参加,现场观众也人数寥寥。

  棒球是台湾省的第一运动,职棒联赛的现场上座率和收视率均十分可观。图为统一狮队庆祝胜利。

  分析中国台湾男足常年疲软的原因,有一点和大陆颇为类似,那就是踢球的青少年数量稀少。2000年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台湾全省一共只有5931人参与足球运动,这个数字包含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和企业,而参加比赛的球队数量,小学最多,到高中这一数字锐减为小学组的1/3,很多有天赋的足球苗子,到了高中,迫于现实的压力,不得不放弃足球,争取考上大学,毕业后做医生、教师或公务员,从事这些在宝岛人传统观念里的好职业。

  台湾省内青少年很少选择以足球为生,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台湾省直到今天都没有正规的职业足球联赛!目前,中国台湾全岛最高级别的足球联赛是中华台北足协主办的“联发科技城市足球联赛”,虽然该项赛事参赛门槛极低——无论学校、企业,只要能组织至少21名年龄在16岁以上的球员、满足最基本的资质要求即可。但2012年,这项赛会制双循环的联赛,一共只有7支球队参加,在11月17日进行第12轮(即最后一轮)联赛,高雄台电队虽然输给了争冠对手北市大同队,但仍以净胜球的优势,完成了球队在这项赛事中的三连冠。在这些比赛中,经常会出现看台上的观众数量比场内的球员数量还少的尴尬场景,因看不到发展职业联赛的现实利益,中华台北足协多年来选择维持现状,其4年一届的理监事选举,常因对投票会员的认为操控而备受外界诟病。

  而城市联赛7支参赛球队,只有高雄台电和北市大同两队有企业赞助,其余5支都以大学校队的队员为主体参赛,对这些大学生来说,靠踢球拿工资奖金可谓天方夜谭。而即使台电和大同两队的球员,月薪也仅在7500-10000元人民币之间,虽然高于台湾省应届大学毕业生5000-5500元人民币的平均月薪,但对于吃青春饭的球员来说,紧靠这点工资,很难维持未来生活。

  台湾省内的第一运动,毫无疑问是棒球,这项运动在日本殖民期间被引入,在台湾省有很深的群众基础。自1990年中国台湾职业棒球联赛开打至今,中国台湾岛内的媒体都强力放送,而联赛也不断生产全岛偶像,王建民、陈金锋、郭泓志、曹锦辉4人先后闯荡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其中王建民更是被誉为“中国台湾的姚明”。2005年5月,当他站在纽约扬基队先发投手的位置时,中国台湾岛内电视直播的收视率历史性地突破1%(即24万人同时收看直播),棒球这项运动在中国台湾人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而即使不喜欢棒球,台湾省青少年的第二选择也会是篮球。篮球运动在蒋介石退居台湾省后着力推广,在中国台湾的外省人和客家人中广受欢迎。NBA的电视直播、乔丹领衔的梦之队在奥运会的震撼演出,又将篮球运动的魅力在全岛渲染。1993年,裕隆、宏国(后组队参加过两个赛季CBA)、泰瑞、幸福四队组建职业篮球联盟,田磊、林志杰、陈信安等人相继成为中国台湾少年的偶像。在棒球和篮球的夹缝中,足球运动在台湾省只能勉强生存。

  台湾当局曾尝试通过举办世界或亚洲级别的足球赛事来重振台湾足球。2001年底,台湾省台北市主办女足亚洲杯,在观赛时宣示——2002年是台湾的足球年。意欲借助2002韩日世界杯在岛内发展足球,但时任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的一时兴起只停留在了嘴巴上,之后没有拿出任何实际方案。2004年,台湾省还举办了世界杯五人制足球赛,但赛事过程状况连连,从比赛中途突然断电到记者领不到采访证件,再到现场观众稀稀落落,让人不得不感慨,台湾省难道注定要成为足球沙漠?[详细]

  被棒球和篮球严重积压了生存空间,有人想到用自组球队参加大陆中超联赛的方式唤醒台湾人中沉睡多年的足球热情,而就在曙光初现的时刻,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台湾省踢中超的前景,变得模糊不清……

  张瑞宖(左)在上世纪90年代频繁往来大陆和台湾省,他以代工信用卡、销售球星卡发家,很早便开始接触大陆足球。

  2001年12月,在中国台湾举办女足亚洲杯赛期间,张瑞宖(中)与时任中国足协专制副主席王俊生和主管外事的张吉龙结识。

  2011年1月1日在台北举行的“宝岛杯”友谊赛上,以铭传大学为班底组成的台北队3:2险胜海南队。

  在一片悲观论调中,台湾省内也有人想凭借一己之力,重振台湾足球。1954年出生于台北的张瑞宖,在上世纪80年代通过代工信用卡、销售球星卡发家,1998年他获得甲A球星卡在台湾省内的代理销售权,开始与大陆职业足球产生交集,之后他频繁往来于海峡两岸,并结识了当时主管外事的中国足协副主席的张吉龙。

  2001年10月7日,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张瑞宖见证了中国男足44年终圆世界杯梦,此时已是中华台北足协会员的他决定:放弃从商、将全部精力投入足球事业。2005年东亚四强赛在韩国大邱举行,前往观摩的张瑞宖就在台湾组建职业足球联赛一事,向张吉龙征求意见。张吉龙认为组织联赛工程浩大,耗费的人财物资源巨大,他向张瑞宖提议何不单独组队,来大陆参加中超联赛?张瑞宖听后,很是兴奋。因为组织中国台湾队参加大陆职业足球联赛,他曾不止一次想过,但考虑到这当中可能涉及的敏感的政治问题,张瑞宖一直没敢认真想。中国足协高层能主动提出此事,这无疑给了他很大鼓舞。

  张瑞宖之后一边等待着合适的时机,一边定期往来大陆和台湾,向大陆足球人和台商争取支持。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到来,让张瑞宖感觉时机成熟了。他在2008年年底山东济南举行的中超明星赛上,向时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南勇,正式提出中国台湾省申请组队参加中超联赛。张瑞宖回忆说,当时南勇听后十分兴奋,虽没当即表态,但他告诉张瑞宖,尽快起草详细的书面计划,以便自己能早日向体育总局上报。

  回到台湾,张瑞宖立马行动起来,通过之前的人脉积累,他很快为球队找好了赞助商。并且确定了一线名巴西外援。通过台资企业康师傅的关系,天津泰达队总经理李广义、成都市足协主席辜建民均同意借调天津和四川的梯队球员支援台湾队。而主教练人选也缩小为商瑞华和张引两人二选一。张瑞宖甚至联系好了厦门的一块训练场作为台湾队的冬训基地,以方便球队在冬训期间和大陆球队进行热身赛。此时的张瑞宖,已经开始憧憬2012年3月,在北京鸟巢,中国台湾足球队和北京国安队进行中超揭幕战。

  但就在张瑞宖准备与南勇就具体细节再做沟通时,从大陆却传来了南勇等人在“反赌扫黑”行动中落马的消息,一段时间内,张瑞宖很难从中国足协和中超公司找到可以拍板定论的人物,于是,中国台湾省组队踢中超的计划被无限期搁置了。如今再回忆,张瑞宖不无惋惜地说,“南勇是个蛮优秀的人才,很有干劲,很懂行。真是很可惜,要知道,如果他没出事,我的计划是2012,也就是今年正式加入中超。”

  第一次尝试失败,给张瑞宖不小的打击。但他还没有放弃。2010年,张瑞宏邀请以海南大学足球队为班底组建的海南省足球队在2011年1月1日参加“宝岛杯”琼台足球友谊赛,以试探各方的态度。在时任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的帮助下,本来需要3个月才能办理完毕的运动团体入台手续,仅1个月便顺利完成。虽然因天气和新年的原因,比赛当天,可容纳两万人的台北田径场仅稀稀拉拉坐了1000人,但相比城市联赛的冷清场景,这次仅通过脸书、推特等网络渠道小范围宣传的赛事,已经达到了张瑞宖的预期。而几年来,张瑞宖一直托大陆的朋友,帮自己收集有关大陆足球的刊物,每次从大陆回台北,同机的旅客都带着在大陆购买的特色食品和饰品,而张瑞宖则拖着一箱子的报纸和杂志,每次都因行李超重而不得不缴纳罚款。[详细]

  张瑞宖说,自己在初中时是学校足球队的明星球员,但父母认定踢足球没前途,于是自己在高二时无奈放弃。组队打中超,组建台湾省自己的职业联赛,目的不是要制造轰动的政治效应,而是给台湾的家长看,踢足球是有未来的……”

  张瑞宖:我最开始的设想是,走民间途径,以企业家组队的形式打中超,尽量避免和台湾当局的政府官员沟通,因为很可能“越沟越不通”,但我探过身边政商界朋友的口风,他们最开始的反应是“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折腾这种事干嘛”,但后来说的次数多了,他们也就默认了这件事。

  网易体育:您对参加中超没有顾虑吗?中国台湾省曾组队参加大陆的CBA联赛,但只没坚持多久,就因种种原因退出了。

  张瑞宖:我知道这件事情。我也知道今年中超结束,大连实德队就不存在了,我对大连队有特别的感情,2001年7月我第一次现场观看甲A联赛,看的就是大连实德队的。实德队和之前台湾省组织的篮球队都是因为球队背后的母企业出了问题而不能再运作下去。我很反对由一家企业完全控制运动队,风险很高。我组建的俱乐部队,绝对不能以赞助企业命名,这支中国台湾队可以叫龙队、虎队,但就是不能叫中国台湾XX公司队。

  张瑞宖:明年我会再到大陆,找中超公司和中国足协的领导,和他们商量这件事。我的新目标是2015年台湾省的球队踢上中超,但如果这次还不成功,我会集中精力将台湾省自己的职业联赛组织起来。

  朱琪林:台商组队参赛,如果是大陆的台商,他们和国内的企业家都是一样的,在中国足协注册俱乐部,就可以了。而台湾省内的台商组队,一定先参加省内的联赛。它要是跨出来了,你觉得容易吗?

  朱琪林:中超联赛的主办单位是中国足协,必须在属地协会注册才能参加相关联赛。中国共有四个足球协会大陆、中华台北、香港、澳门,国际足联将一个协会视为一个地区,这与爱尔兰、威尔士和英格兰是一样的。原则上这四家只能在自己协会范围内组织比赛,如果跨协会进行比赛需要跟亚足联打招呼的,这不是很容易的事。

  朱琪林: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必须是属地化管理的,国际足联有明确的规定的。如果都合为一个协会,亚足联开会投票时,中国就可能不再有4票(注:大陆、中华台北、香港、澳门四足协各一票)。以前香港曾经想参加中甲联赛,也存在这个障碍。

  朱琪林:他(张瑞宖)可能想得太简单了,即使国家再有什么特殊政策,他也需要到亚足联那里报备,得到亚足联的批准。如果没得到批准直接来参赛,国际足联和亚足联肯定会处罚我们的。[详细]

  百年来起伏跌宕的台湾足球,欲重现往日辉煌,他们要跨越的,不仅仅是那一湾浅浅的海峡。